主页 > A生活区 >NBA史上最迷人的控卫-Giannis Antetokoun >

NBA史上最迷人的控卫-Giannis Antetokoun

NBA史上最迷人的控卫-Giannis Antetokoun在那些糟糕的夜晚,后仰跳投频频投短,口袋传球次次送迟的比赛后,Giannis Antetokounmpo往往不会例行淋浴更衣。他会穿着球衣径直从主队更衣室走向球员停车场,鱼贯跃入当地福特经销商租给他的黑色探索者,驶离布拉德利中心。

在密尔瓦基市中心北部第四大街右拐,驶向赫安大桥然后继续向南行驶6英里的他,最终会来到圣弗朗西斯天主教神学院——一个牧师们祈祷,公鹿队训练,Antetokounmpo发洩心中怒火的地方。独自一人,」字母哥会重演刚刚比赛中的每一幕,把每一颗刚刚弹框而出的篮球重新投入篮框,把每一次刚刚未能解读的防守拆解开来。

有时他会练到凌晨1点,有时甚至3点才会离开,汗水在同一个夜晚第二次浸溼了他身上的白色主场球衣。「(在表现糟糕的比赛后)我真的会怒火中烧,我怕我直接回家的话,这些怒气将永远无法消散,」Antetokounmpo说。「这就是我驱散怒火的方式。」

之前,Antetokounmpo往往就直接在比赛场地里完成这种赛后「自我惩罚」,那是他有次从输球后的Chris Paul那里学来的。然而,当注意到有些前排球迷会逗留在座位上,用手机记录下这一过程后,不想让球迷感觉自己是在作秀的字母哥决定改变这种「自我惩罚」,既改变它发生的时间,也改变它发生的地点。

毕竟,在圣弗朗西斯天主教神学院,他可以不再是那个人人知晓的亿万富翁;不再是那个学习魔术师快攻和Westbrook的快打旋风、缠斗LeBron、模仿Dirk Nowitzki,享受着粉丝们MVP呼声,砍下将近40分的肌肉棒子;在这里,他甚至也不是三年半前那个刚刚登陆美国,对身边的一切都充满好奇——第一次喝冰沙要迫不及待地发twitter,因为太兴奋非要自己手动给汽车加油,在西木区In-N-Out汉堡店吃个汉堡都要昭告天下「这就是美国味道!真正的美国!是不是很棒?」的那个弹跳力惊人的首轮秀。

在这里,他又变回了那个来自雅典、身材瘦削,在卫城边的大街上贩卖手錶、太阳镜、玩具和电子游戏,父母随时担心全家要被遣送回非洲的孩子。Antetokounmpo成长的故事,我们已经知道了很多——他的父母Charles和Veronica Antetokounmpo如何为了全家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在1991年从奈及利亚移民希腊,生下四个男孩儿的同时,一次次被威胁驱逐出境。

然而,童年的阴影并没有使字母哥一蹶不振,相反却从侧面更加激励了他不断向前。「我无法将过去的经历抛诸脑后,」Antetokounmpo解释说。「我没法说‘我成功了,那些对我来说都过去了’相反,我会时刻牢记当年的日子,正是从那些日子里我学会了拼命生活。」在那些岁月里,小Antetokounmpo白天不停叫卖的同时,夜晚还要再给游客哼唱圣诞歌曲,即便如此可能在回家时连用以裹腹的晚饭钱都挣不到。

「(在那些日子里)结果从来没有保障。」而这一点是他现在的生活与当初最大的不同。「现在在这里,只要我付出,」他说,「就一定能得到回报。这对我来说就是最最最棒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让Antetokounmpo从那些刚刚输掉比赛的球馆,刚刚到达的客队机场,背靠背之后的温暖床榻,一次次杀回了训练馆,刻苦付出。

6尺11寸的Antetokounmpo,腿长到让对方教练不断抱怨他走步了,直到他们重新看了比赛录影。「他确实没有走步,」巫师队总教练Scott Brooks说。「只不过我们没见过有谁像他的步子那幺大而已。」在NBA那些能跳的巨人里,Kevin Durant是得分手,Anthony Davis是砍杀怪,而Antetokounmpo却是个创造者——四大步就能横穿半个球场,如大卡车超越Smart般从对手身边掠过推动快攻。

Kevin Durant和Anthony Davis尝试着偶尔客串控卫,而Antetokounmpo实实在在打着这个位置,让球从防守者头顶或脑旁掠过形成助攻,并且在每一项技术统计中引领全队:场均23.8分,8.9个篮板,5.9次助攻,2.0次火锅以及2.0次抄截。这个赛季,他将会成为继2004年的Michael Redd后,公鹿队第一位全明星球员,而且在你学会拼写他的姓氏前,他可能就将完成比这高得多的成就。

NBA史上最迷人的控卫-Giannis Antetokoun

小时候,Antetokounmpo的顾客们偶尔会注意到他那漫画般的夸张长臂,然而对此他只是耸耸肩。对小Antetokounmpo来说,他并不需要7尺3的臂展,他需要的只是一个笨蛋买走他那些冒牌太阳镜。相比希腊怪兽,他可能觉得自己更像个希腊苦工。

「我没有好好看过我的身体,想想它到底意味着什幺,」Antetokounmpo说。「我当时没有弄明白。」他低头看了看自己那比Kawhi Leonard、Wilt Chamberlain还要大的12寸巨掌。很久之后,他才终于知道这些名字。「很多球员会告诉你,‘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看Kobe Bryant、Michael Jordan、LeBron James、魔术师们打球了,我想像他们一样,’」Antetokounmpo说。「对我来说可完全不是那样(,我小时候没听过这些名字也没意识到自己能走上篮球之路)。」

他笑了,因为最终他充分抓住了自己的天赋,并且让他们发光发热。他终于意识到,一个22岁有他这样身形和速度的家伙,再也不应该饿着肚子回家了。

Antetokounmpo现在住在St. Francis De Sales学院附近的一套三层联排别墅里,和父母住在一起。像所有篮球明星一样,他也喜欢Wingstop的炸鸡和电视上的NBA频道。但当需要激励自己保持住上升势头时,他依旧会一路向西来到24小时营业的Omega餐厅,点一份带着些许乡愁的沙威玛和烤羊排。

「我会想想四年前自己在哪里——希腊街头;而现在又在哪里——一个足够照顾自己孩子、孙子以及他们子孙的处境,」Antetokounmpo对此也不乏惊讶。「我说这些并没有任何的自满与不敬。然而,这确实是个疯狂的故事,不是吗?」

2013年3月28日,在一场与湖人队的比赛前,公鹿队总经理John Hammond坐在布拉德利中心的一间餐厅里解释为什幺他的球队无法得到超级巨星。在作为球队总经理的五个赛季里,Hammond总计181胜206负,球队从未好到能去竞逐冠军,也未曾差到要去摆烂。

他带到密尔瓦基的球星,如果他们算作球星的话,包括Brandon Jennings、Monta Ellis、John Salmons以及Carlos Delfino。Hammond总结出对公鹿来说得到明日巨星最显而易见的两种方法:以乐透边缘的成绩结束一个赛季,然后在乒乓抽籤中足够幸运拿到状元籤——机率大概在1.8%左右。或者为这个气候寒冷、阵容平庸的小城市,从自由球员市场吸引来顶级球星,当然这种方法成功的机率可能比前者还低……

在又一次令人沮丧的对话即将结束前,Hammond不经意间透露未来几天他会离开密尔瓦基。「你要去哪里?」我问。

「希腊」他说。

在回顾那次旅程时,Hammond的一些记忆已经变得模糊不清:Antetokounmpo的教练,在体育馆外骑着小摩托车抽菸;Antetokounmpo那些年龄足足比他大一倍的队友们,例行公事般进行着赛前热身;Antetokounmpo的父母,高高地坐在看台上,看着自己瘦似豆芽的儿子作为希腊二级联赛Filathlitikos队的控卫,熟练地掌控全域性。

这让Hammond一下子回想起Larry Brown教练告诉过他的那句话:「对有些球员来说,比赛是110英里/小时的,而对有些球员来说,比赛只有70英里/小时。」之后Antetokounmpo的希腊经纪人,开车带着Hammond穿梭在雅典城中。「我不知道最终这个孩子身上都将会发生什幺,」坐在后座上的公鹿总经理说。「但我能肯定的是,他的人生将与现在大为不同。」

在球探们之中,18岁的Antetokounmpo并不是什幺祕密,但很多球队不敢选他,不敢选择这名在Nike篮球峰会上一分都没能拿到的孩子。然而,对于可遇不可求的明星已经几近饥渴的Hammond,準备好了冒这个险。最终,公鹿队在2013年首轮第15顺位选择了Antetokounmpo,告诉世人还有另一种方法得到一名不世出的球星:在选秀中偷到他。

选秀后的第二天,Antetokounmpo走出密尔瓦基市中心的普菲斯特酒店电梯时,恰巧遇到了坐在大堂咖啡厅里的前威斯康辛州议员、公鹿老闆Herb Kohl。Antetokounmpo对于自己蹩脚的英语有点难为情,然而Kohl的首席助理JoAnne Anton恰好说得一口流利的希腊语。「我现在都记得当他听到她的声音时,那亮起的双眸,」Hammond回忆道。「这只是件小事,但有时你就是情不自禁会觉得,‘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天意。’」

从那之后,Antetokounmpo与密尔瓦基这座城市间良好的化学反应便开始萌发。他搬进了圣弗朗西斯一栋有两个半卧室的公寓,把自己的父母以及两个弟弟——Kostas以及Alex也接了过来。公鹿后卫O.J. Mayo送了他一卡车的家俱;Caron Butler和Zaza Pachulia帮他选好了出征客场时的一身行头;Hammond和助理总经理David Morway教会了他如何开车,如何把车倒库停在神学院的广场上;助理录影剪辑师Ross Geiger则将自己暗红色的Subaru借给了字母哥。

Geiger是Antetokounmpo在密尔瓦基最好的朋友,带着他从电子舞曲听到嘻哈饶舌,并告诉哪些词可以在公众场合唱而那些不行。然而,在他们共进晚餐的时候,即便是一顿廉价的麦当劳,Antetokounmpo也要坚持两人分开付。这可能是因为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比球队录影剪辑师多挣多少,但更大可能是他穷怕了,无比恐惧那些身无分文的日子。

在Antetokounmpo的菜鸟赛季,密尔瓦基只取得了15胜67负的战绩,不过这一点也没有打消他的热情。他开始看美国电影,甚至熟记了《来到美国》和《下个週五》里的台词;他和Morway的两个儿子,Michael和Robbie,学习怎幺玩美式足球;他央求队友们和他一起玩自己从大前锋John Henson那里拿来的射击游戏。

有次一家希腊电视台来访,他招呼Geiger来个两人定製化的握手,「然后我们就真的表演了只属于我们俩的握手。」公鹿队有些残忍,我们的希腊怪兽作为替补小前锋,每次上场除了空落落守在底角,为队友拉开空间,只能通过补釦为球队做出贡献,最终场均只得到6.8分。

然而,在不长的上场时间里,他不乏精彩镜头,给人们带来着希望。「我要在密尔瓦基打20年球!我要在这里呆很长时间直到他们腻了为止!」他害怕有人将他从这个美梦中叫醒,将他遣送回国。「那意味着夺走了我的一切,」Antetokounmpo说。

NBA史上最迷人的控卫-Giannis Antetokoun对公鹿队的老队员们来说,Antetokounmpo给这座阴冷的城市带来了欢乐的气氛,不过Geiger意识到他有能力带来更多。有天晚上,他们在电视上看一场比赛,突然Antetokounmpo喊道,「喔!你看到了吗?」Geiger给电视进行了重播。

插一句,Antetokounmpo一直觉得重播电视直播节目特别不可思议。「就是这个!」Antetokounmpo喊道。「看那个家伙在球场弱侧的移动,一下子让整个进攻都活了!」另一个夜晚,Geiger邀请字母哥去他一个朋友家里共进晚餐,那晚字母哥彬彬有礼几乎没有大声说过什幺。然而在回家的路上,他告诉Geiger,「你和Erik的关係很好,但和Matt实际上并没有那幺好。」

「他是对的,」Geiger说。「他懂得怎样解读别人、解读环境,这源于他的成长环境。他决不能在一个压根没打算买他东西的人身上浪费超过5分钟的时间。他需要解读对方的肢体语言,然后适时寻找新的顾客。」

回忆自己新秀赛季时,Antetokounmpo彷彿在说另一个时代里的另一个人。「我就像个公园里的孩子,看着整座城市,看着LeBron和Durant,只感觉一切都那幺有趣。然而,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孩子——那个喝着沙冰看着这个新奇世界的小朋友了。」

职业体育让人长大。菜鸟赛季的一个晚上,Antetokounmpo隶属于八方环球的经纪人Alex Saratsis告诉他,公鹿队的一名助理教练觉得你打得不够努力。「你可以说我打得不好,」Antetokounmpo眼里噙着泪水,激动地回覆说。「你可以说我没能在场上做正确的事情。但你不能抹杀我的努力,我不接受。」

NBA史上最迷人的控卫-Giannis Antetokoun

在第二个赛季,球队新任总教练Jason Kidd禁止他投三分球。「我想投三分,」Antetokounmpo争辩道。「怎幺能不投呢?」Geiger去了太阳队,Morway去了爵士队,Antetokounmpo在公鹿队中最好的朋友Nate Wolters被球队裁掉。「我没有想到会这样,」Antetokounmpo说。「你和他们是那幺好的朋友,了解他们每个人,但突然你在夏天收到一条简讯:‘我不会回去了。’什幺?一瞬间你觉得这一切是不是疯了,然而也就是这个瞬间,你明白了联盟说到底就是一场生意。」

Kidd第一次让他坐冷板凳的时候,Antetokounmpo怒不可遏。「我当时说的好像是,‘OK,那让我们看看这个家伙职业生涯都干了什幺吧!’」Antetokounmpo回忆道,于是他拿起手机查了下Kidd的球员数据。「我看到了最佳新秀、NBA总冠军、奥林匹克金牌、助攻历史第二、三分历史第五,等等等等。我当时想的就是,‘天哪,我怎幺能和这个家伙对着干?我还是闭嘴吧。’」

作为NBA历史上最好的控卫之一,Jason Kidd有6尺4寸高。「但我特别特别想有6尺7或6尺8那幺高,」Kidd说。「像魔术师那样的家伙,能从那幺高的位置寻找机会,他们能传出我梦寐以求的那种球。」从Antetokounmpo身上,Kidd发现了足够多的组织进攻才能,于是他试着让字母哥在2014年夏季联赛以及2015年的热身赛中出任球队控卫,然而对于结果Kidd并不满意。

去年2月20号做客亚特兰大的比赛前,公鹿距离50%胜率已经差了11个胜场,而且Michael Carter-Williams也被贬为了替补,Kidd再次将公鹿队控球权交到了Antetokounmpo的巨掌中。「我们并没有单独谈过什幺,」Kidd说。「对我们来说那并不是什幺大事,也没有任何压力,我们只是想试点不一样的。」

在那场双延长的比赛中,公鹿获得了胜利——Antetokounmpo拿到19分3次助攻,那之后Kidd正式开始了他勇敢的实验:打造我们见过的史上最高控卫。Kidd监管整个专案,而具体执行则是由助理教练Sean Sweeney来操作。陪Antetokounmpo练至午夜,帮他解析每一次挡拆配合,有针对性地让他学习魔术师的剪辑,同时也看Kiki Vandeweghe的低位步伐以及Shawn Kemp的转换扣篮。

在Sweeney的办公室墙上,Antetokounmpo挂了一张自己面对暴龙时的照片。儘管Sweeney每次都把它拿下来,但每次不知怎的没过多久它就又被挂起来。「别忘了我!」Antetokounmpo哼唱着说。

今年夏天,他们在长滩州的瓦尔特金字塔,进行了为期两週半的一天两练,训练特殊的地方在于会直接从观众席拉来陌生人打快攻。「这里会有超多的情况需要你去处理,」Sweeney说。「我们会从跑快攻开始练习。‘第一次也许是要将球给到大个子冲击篮框,第二次则是从边线位置将球餵给侧翼,再下一次进攻是从球场一侧长距离调动到另一侧。’现在,你能在全速前进的情况下处理好球了吗?你可以把球推进到前场,然后审时度势,将球回传给刚刚跟进的擅长投篮的队友了吗?’」

「你知道为什幺我喜欢让那些陌生人做他的队友来进行训练吗?」Kidd补充道。「这要求他必须去发号施令。你不认识这些人,但你得告诉他们在场上怎幺做。他们向你寻求方向,而你得给他们答案。这恰恰就是组织后卫在场上要做的工作,他甚至要比他的队友们更了解他们自己。」

公鹿队在7月份得到了Matthew Dellavedova,并且让他成为了球队指挥官,但字母哥依旧会在场上进行抉择,并且感受随之而来的结果。「如果这个家伙得到了5次球,我知道他会很高兴。而如果那个家伙只得到了一次,我知道他不会高兴,」Antetokounmpo呻吟道。「这时我大概就会说‘嘿,兄弟,我需要将球分配给那个家伙,’我不可能让每个人都满意。」

实际上,确实不可能让每个人都满意,而这也是Kidd想要教给他的另一课。有些事就是明星球员要做的,就像在麦当劳帮大家买单一样,而有些事就不是明星该做的,例如当球权分配不等时出来做和事佬。

「为了更进一步,我知道自己要变得更加自信,」Antetokounmpo说。「有些时候甚至是有点狂。」作为新秀,他和Carmelo Anthony颚顶颚寸步不让;第二个赛季,他又顶撞了Mike Dunleavy;另外,公鹿队发现字母哥越来越多地喷垃圾话了,从上个赛季和科比到上个月和Kevin Garnett。

与此同时,公鹿老将贾森-Terry每天向他传授战术知识。「我会抓住暂停那样的时机,告诉他一些东西,‘看这个挡拆,如果挡拆者没有顺下,那幺他一定会拆出去产生外线空挡,’」Terry说 。「他每次都会告诉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兄弟。」字母哥在场上寻觅每一丁点的机会,因为只是出现在集锦中无论如何都不够,他需要得到25+12+8这样的数据才能确保球队赢球 。「毫无疑问我打得更加严肃认真了,」Antetokounmpo说。「毕竟,整支球队都在我的肩上。」

在布拉德利中心方圆28.5英亩以内,公鹿队正在修建一座今年晚些时候竣工的训练场以及明年对外开放的比赛场馆。而在他们的旁边竖着一块巨型广告牌,上边是Antetokounmpo满是肌肉的后背,下方标语写着「未来看上去健壮有力」。

Hammond证明了自己(公鹿队不可能得到超级球星)的说法是错的,而且可能一下子证明了两次。他发现了一名球星,随之可能又一个——公鹿队在2014年第二顺位选择了前锋Jabari Parker。现在的公鹿排名东区第七,但除了克里夫兰之外,他们的未来可以说不比任何球队暗淡。

Hammond和Antetokounmpo经常交流,即便不再是教他怎幺开车,例如在美国红灯时右转很危险。「他总想把一切都搞定,一下子到达终点,」Hammond说。「我们看待这件事会更多从他的角度出发,这里边有一个平衡点。你依旧想要享受比赛,体会比赛快乐的部分。」想得到他的信任很难,在联盟中享有盛名的私人训练师们每年夏天都给Antetokounmpo发去邀请,但都被他一一拒绝了,他最终依然坚持在公鹿队训练师们的指导下练习。

「因为我的父母都是不合法的,他们不敢相信任何人,」Antetokounmpo说。「他们总是神经紧张。一个邻居随意的一句‘那些人太吵了,他们的孩子太吵了,’就能让警察来敲我们的门,让我们出示移民证明,事实就是这幺残酷,很简单很直接。在这种情况下,你总会有点封闭。当感觉舒适时,我也会非常外向,但我足足花了21年,才第一次邀请女孩来见我的朋友们,说实话我或多或少也有些封闭自己。」

在熟悉的人面前,例如同居的女朋友,他天真可爱的一面显露无疑。当萨拉特西斯提到全明星赛时,Antetokounmpo制止了他,担心美梦说多了就没法成真。当Geiger来看望他的时候,Antetokounmpo递给他熟悉的Wingstop鸡翅店选单,还不忘补充一句,「这次我买单!」而当今年秋天,Kostas离开家前往戴顿大学的时候,他的哥哥亲自驱车6小时将他送到宿舍,中间只在Wal-Mart停了一下。「午夜时分,字母哥竟然和80%的新生一起,拿着床单在宿舍间走来走去,」戴顿大学总教练Archie Miller回忆道。

在家里,由于父亲还在逐渐适应美国,哥哥萨纳西斯正在西班牙打球,字母哥已经越来越肩负起了家长的职责。在9月和球队签下4年1亿美元合约的时候——为了不耽误早间训练,签约整整延后了4个小时,他打给身在爱尔兰一家酒店里的公鹿队联合老闆Wes Edens。

「我只想为了这些钱向您表示感谢,」Antetokounmpo开口说道。「这对我和我的家庭意味着太多。为此,我会非常非常非常努力的。」之后,他请朋友们和家人在密尔瓦基的Capital Grille(全美知名牛排店)吃午餐。当服务员上肉的时候,配菜和点心也被一起端了上来,字母哥警醒地盯着它们。「我不知道这些东西的钱谁付,」他突然说道,「因为我明明只说了牛排我请呀。」

NBA史上最迷人的控卫-Giannis Antetokoun三个月之后,在和骑士队背靠背比赛的第二天早上,他走进球队训练馆,要知道他刚刚和LeBron James在球场上拼杀了足足76分钟之多。「和他打完比赛,你的感觉是不同的,」Antetokounmpo说。「你的腿、身体,哪里都疼。有时你不得不对自己撒谎,对妈妈撒谎:‘哦,妈妈,很好很好,我一切都好。’」

这天,公鹿队给球员们放假。「但我应该出现在其他什幺地方呢?」他问道。在训练馆里,字母哥打2对2,和Sweeney练习三分球。Antetokounmpo这赛季29.3%的三分命中率,与职业生涯平均水平相仿,依旧饱受诟病。不过从他的训练来看,这个命中率很快就会大幅提升,到那时就再也没有什幺能防住他的办法了。「到了我当教练的时候,」39岁的Terry沉思道,「肯定早就谁也防不住他了。」

之后一天晚上,公鹿对上华盛顿,Antetokounmpo以一记反手上篮开始了比赛,之后是中距离急停跳投跳投,勾手和指尖挑篮得分。巫师根本没办法防住他的突破,或阻止他走上罚球线。他运用欧洲步完成扣篮,抛投得分,背切接球得分,补篮。他在Kelly Oubre、Otto Porter以及Markieff Morris的头上扣篮,在对方退缩时步步紧逼。当一次试图摆脱防守时,Morris狠狠地对他犯了一规,Antetokounmpo马上冲过去质问对方。

那天,上半场他就得到了24分,帮助公鹿半场得到73分,当地电台里响起「字!母!哥!,不可阻挡!」的声音。他像Durant般身高臂长,如Davis般不失强壮,猛烈残忍又好似Westbrook。而且,他还学会了Nowitzki的后仰跳投——右膝擡起,双手漂亮地弯曲。

他的传球找到帕克,帮助后者完成一记扣篮和一次上篮,助攻给Henson完成上篮,传给Dellavedova一个小抛投。他引领快攻,以一记「我找到你了,兄弟」的秒传,帮助埋伏在底角的Terry命中三分。在低位,他以一打三,然后又助攻Malcolm Brogdon再次命中一记三分。在比赛还剩6分26秒时,站上罚球线的Antetokounmpo听到了密尔瓦基当地多年来少有的MVP喊声。

此时,他已经得到了创职业生涯新高的39分,距离40分之大关只差这一记罚球。他试着平复内心,但第二罚依旧磕框而出,之后Kidd鸣金收兵将他换下。公鹿已经领先27分之多,而这也是最终两队的分差。他向坐在场边自己的小弟弟Alex,愉快地眨了眨眼。

之后在更衣室里,球员们都念叨着两天后的圣诞节怎幺过。「圣诞节别再去训练馆了!」摇摆人Tony Snell提醒他说,Antetokounmpo下意识地摇了摇头。「看情况,」他小声嘀咕道。几十分钟后,一辆黑色探索者汽车,在密尔瓦基北部第四大街右拐,驶向白雪覆盖的赫安大桥,带着这个联盟最不可靠的司机,去向他唯一想去的地方。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