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派生活 >在世界发光的人活动纪实 >

在世界发光的人活动纪实

在世界发光的人活动纪实

这次 flyingV、创立方与 Inside 合办的活动中,我们邀请到了奖金猎人的共同创办人花水木与油画修复师蔡舜任担任讲者,与我们分享两位分别到美国与欧洲闯蕩后归来的经验。

奖金猎人:成为通往梦想的直达车
在世界发光的人活动纪实

奖金猎人共同创办人花水木

奖金猎人公司成立于 2010 年,是目前国内最大的竞赛资讯集散地,从海报设计到水库设计都有。使用者可以在奖金猎人的网站上搜寻各种比赛的讯息,花水木以周杰伦、九把刀和韩寒为例,表示厉害的创作者在成名前都会参加大量的比赛。

一开始奖金猎人网站只是花水木的兼职工作,也不知道该如何赚钱。后来他们成功地靠着「保证参赛人数」建立起商业模式,为厂商举办的竞赛吸引够多的参赛者,挖掘好作品和好人才。但是到了后来,公司虽然每个月有七位数收入,却是沦为替大公司做最底层的外包工作,让他们开始寻求改变,也起了走向世界的念头。

500 Startups

去年,奖金猎人入选了硅谷知名新创公司育成中心 500 Startups 的育成计画。500 Startups 至今八届团队,除了第二届的 Pic Collage、第四届的 Cubie,第六、七、八届都分别有 POP、奖金猎人 与 Roam & Wander 等台湾团队入选。

不像 Y Combinator 鼓励团队在育成期间只要专注于产品、顾客反应与保持健康,500 Startups 鼓励团队们彼此交流。在育成的期间,不仅团队会与 500 Startups 合伙人每週在 Batch Meeting 会面接受指导,500 Startups 也会请到业界的高手来做经验分享,甚至是 Fireside Chat 这样「可以讲一些不公开内容」的聊天。偶尔还会有「校外教学」——拜访硅谷各大科技巨人如 Google、Facebook 或 LinkedIn 等等 ,花水木也不忘提到 LinkedIn 的餐点最好吃 。当然,party 也是少不了的。

不仅如此,同一届的团队每两週还会自发性地举办「Round Table」活动,让团队各自分享过去两週遭遇到最痛苦的事,有点像是团体治疗,不但能让创业压力有宣洩的出口,也能维持住自己的士气,并且从其他团队身上学习。当时花水木分享了 Google AdWords 操作错误的经验,不仅那些因为搜寻「bounty hunter」后点击广告而来的使用者也不是奖金猎人真正的目标客群,还在五分钟内烧掉台币一万元,「结果,他们告诉我其实如果认为 AdWords 效果不佳是可以争取退费的。」

冲击

既然下定决心要发展全球市场,奖金猎人的网站势必也要做一番修改,先前虽然为了进入 500 Startups 赶出了英文版网站,可是风格却遭到当地人质疑「这不像美国人会喜欢的」,因此首页上代表花水木与另一位创办人洛克仔的老闆娘与酒吧魔人两个人物移除,并且尽量让首页看起来较为简洁。

在世界发光的人活动纪实

上图为中文版奖金猎人网站首页,下方则是英文版网站首页

此外,公司结构也让花水木很伤脑筋,她在演讲中列举了诸如商业模式、文化等等都让她受到很大的冲击。团队必须一一客服这些问题,并且在打造产品的同时,努力为三个月后的 Demo Day 做準备。

讲英文的人跟你一样努力

Demo Day 当天会有许多投资人与媒体到场,不用说当然是非常重要的时刻。花水木必须上台将奖金猎人介绍给台下经验丰富的观众,用的还是非母语的英语,大家可以想见,準备期间她必定修改了许多次投影片与简报内容,并且接受「教练」的指导。而且,千万不要以为母语是英语的人準备起来就比较轻鬆,美国人一样是一字一句地将讲稿写下来熟记,并且反覆练习整个简报过程——要在短短几分钟内将一项产品、一个概念深植人心甚至让他们想要投资并不是简单的事。

「Demo Day 当天并没有感到很紧张,因为我已经做过充分的準备。」

马拉松才刚开始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奖金猎人在 Demo Day 上成功引起注意,不仅登上国际级的科技媒体 1,也开始募集资金,一天最多得见八位投资人,然而经过一番努力后得到的答案会是「No」,以奖金猎人来说,大概每 25 位投资人只有 3 位会同意投资。所以假如一直被拒绝也不必灰心,出来创业,有迷惘才有成长。

「对奖金猎人来说,创业的马拉松才刚开始。」

一双让时光倒流的手
在世界发光的人活动纪实

修复师蔡舜任

油画修复师蔡舜任在过去十年间,走遍义大利、美国、荷兰与中国等地,从学徒变成师傅,不断累积修复实作经验。他于 2011 年返台后有感于修复人才的不足,遂于台南成立「TSJ 艺术修复工事」,专职油画及木构件彩绘的修复工作。

蔡顺任从事的是 Inside 读者可能较为陌生的油画修复工作,这项工作要求的不是创作欲,而是严谨的训练。他以两个自己修复油画的案例,带听众了解油画修复的困难之处和关键所在。蔡舜任说自己在工作期间,完全不碰酒精与咖啡,为的就是要确保拿着画笔、熨斗或手术刀的手,面对百年文物也丝毫不颤抖。

国内古蹟木构建彩绘不当修复

蔡舜任回到台湾后发现,传统的庙宇艺术之美不仅难为大多数美术馆所接纳,10 年一小修、20 年一大修的传统虽然能让庙宇「看起来变得比较新」,但追求效率、破坏性的修复工作却也大大地破坏了原有文物的样貌,粗劣、蛮横的重绘、涂改不知道让多少属于台湾传统艺术的美从此不见天日。

修复工作不仅需要高科技仪器辅助,还需要耐心和时间。以修复潘丽水所绘的门神案例来说 2,光是一扇门,四位修复师每天花费六小时的时间,就要经过四个月才能将门板上多余的重绘及老化的保护层清除乾净。接着才是细部的填补、涂覆隔离层,蔡舜任强调,所有的补色、重绘工作都不得直接接触原作,必须在隔离层之上执行,最后再喷涂保护层。一扇大型门神的修复工作,必须耗时八到九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那幺修复四扇所要花费的时间之久可想而知。

这四扇门神的修复工作,让蔡舜任与团队获邀参加今年在瑞典举办的第五届国际建筑彩绘装饰艺术研讨会,并将于这场国际的盛会中,首度发表四扇门神的修复经验;台湾的文物修复进程与在地艺术之每,也在这场以研究建筑及文化保存的会议中展现。

我们还不认识自己

蔡舜任指出,目前台湾在文物保存和修复方面的专业人才还太少,训练往往也不足。他以瑞典保存战船「瓦萨号」博物馆为例,整个博物馆只有一个目的:展示并保存这艘沉在海底超过三百年的战船,令蔡舜任讚叹不已,他说自己对于博物馆放映的瓦萨号纪录片最后一句话感到印象深刻,片中瑞典人问自己:「我们能留下它多久?很显然的无法永久。但我们会尽一切能力将它留给下一代!」

蔡舜任相信修复师对台湾的文物有一股使命,目前我们的文物正以极快的速度在消失,但是台湾的修复技术进展又太慢。他希望能够在台湾的美学教育追上文物的水準前,仅可能地延续文物的生命,然后交给下一代,用更好的仪器、更好的技术去保护我们的艺术与文化。

  1. Here are our 10 favorite companies from 500 Startups’ seventh accelerator class demo day↩
  2. 目前蔡舜任的专案「带着门神去旅行 -- 台湾修复,瑞典发光!」正在 flyingV 募资中。↩


     上一篇:
     下一篇: